当前位置:主页 > 关注 > 正文

小说:母亲将妹妹嫁好人家,却逼我交往不同男

2019-07-11 15:17作者:侠客

每天读点故事APP签约作者:谷雨不听


1


车子开到半山腰的时候,雨刚好停了。


汪琬本来还想在车里坐一会儿,无奈张明生解了他自己的安全带,下来帮她开了车门。她满脸不情愿,一双狭长的眼睛嗔怪地看了他一眼。


她的目光从他身上离开,又落在了车前的后视镜上。那方小小的镜子把她全身照得一清二楚,她拿不准张明生喜不喜欢这样的她,或者说喜不喜欢她这类女人。


姨妈打听到的消息,张明生在富贵之家。


称得上争气,他从小书就念得不错,也颇具商业头脑。如今他能坐拥两家五星级酒店,绝对不是单靠一个有钱的父亲。重要的是,他不沉迷风月,不是个会胡来的富家子。


汪琬并没有把姨妈的话放在心上,她见过那么多人,哪里碰到过灯红酒绿里长大却是不沾灰的?然而这两天,除了在机场刚接到他时一个礼貌的握手,他并没有对她做出什么出格的行为,甚至连一句玩笑话也没说过。


汪琬也不逗他,没摸准对方底细的时候,她从不贸然出手。在她十几岁时姨妈就教过她,女人收服男人的关键在于搞清楚他想要的是什么,楚楚可怜也好,风情万种也好,他要什么,你就扮什么,这样便没有得不到手的人。


这么多年来,汪琬早就练就了一眼识人的本事,往往对面的男人眼珠子在她身上一打转,汪琬便知道她该扮演什么样的角色。然而张明生却让她看不透,这是因为,他的目光并不落在她的身上。


汪琬从车里伸出腿,细长的高跟鞋踩在一小汪雨水中,“啪嗒”发出一记声响。汪琬心里一慌,忙低头去看脏水有没有溅到他身上。他米白的西装裤依旧是干干爽爽的,汪琬松了口气。然而下一秒她眼睛一转,另一只脚落地的时候故意崴了一下。


“哎呀!”她的手顺势扶在他的胸前,身子眼看着也要倒在他怀里。


他倒眼疾手快,一只手立马握住了她的胳膊,另一只手掠过她的腰稳住了她的身体。


“汪小姐,路滑您小心点。”


张明生的声音低沉,汪琬分辨不出他语气里的情感。


“谢谢张先生,哎呀,真是不好意思,我害你把裤子弄脏了。”


张明生像是才感觉到双腿的湿意,他松开她,低头看了一眼,“不碍事,你自己能走么?”


汪琬痛苦地拧了拧眉,“好像走不了,挺疼的。”


他的手便又扶上她的腰肢,这一次汪琬切实感受到了他手掌的温度。汪琬没有动,她在等着他下一步的动作,一般这种时候,臭男人们的手便会开始向她身体的其他部位游移。


然而张明生却没有动,他的手始终覆在原地,等她调整好状态向前迈步,汪琬心里隐隐有些讶异。


张明生扶着她来到车子对面的别墅门前,墙上的牵牛花从院子里伸了出来,一簇一簇地团在一起,马上就要把那个“顾”字包围住了。顾是她姨妈的夫姓,这里便是顾家的院子。


像是看到了苍蝇,汪琬嫌恶地把眼睛从那个已经斑驳的字迹上移开了。


2


顾家的客厅里觥筹交错,这场晚宴是为了欢迎远道而来的张氏地产接班人,张明生。


汪琬站在二楼往下看,张明生被一帮人团团围住敬酒,几杯之后他脸色就红通通的,明显已经有些招架不住。在商场里打滚的男人酒力竟真这么差,她不禁笑了。


姨妈在楼下频繁地给她使眼色,她装作没看见。


取得张明生的信任,帮助姨父拿下张氏要出售的那块地皮,是汪琬这次的任务。从十八岁至今,汪琬记不清姨父姨妈交给她多少次这种任务了。


从一开始汪琬就没有拒绝过,也许心中有过一丝挣扎,然而那些情绪微不足道,她总得吃饭才能活着,而她从小就知道,顾家的每一口饭都不能白吃。


在这场交易里,她也并非只是活了下来,她还得到了华美的衣服、精致的珠宝、高档的车子、形形色色的男人,以及日益沉迷其中的虚荣。这满城的人,谁见了她都要叫一声“汪小姐”,顾家再没有人敢指责她偷吃了厨房里的蛋糕,也再没有人会半夜把她赶到大街上。


可这些年来,姨父姨妈越来越过分,什么阿猫阿狗都想让她去套近乎。这两天为着那个顶让她讨厌的吴老板,她正和他们两口子闹着别扭。


汪琬回过神来,正好发现张明生向二楼看了一眼。他眼里满是急切,似乎是在向她求助。


她还是缓缓地下了楼。


“各位老板,你们这是合起伙来欺负人一个人嘛!”


这些人中曾有人说过,汪琬笑着的那双眼,就像闯入书生梦中的那些个狐妖的眼,勾人心魄。于是几只杯子便立马转移到了她面前,“美人要救英雄是吧?那得成全美人啊!”


汪琬接过其中一人的杯子,二话不说一饮而尽,掌声噼噼啪啪地响起来,像是给她放了几响欢迎礼炮。汪琬心底满是欢喜,她享受这样的追捧,从她八岁那年来到顾家,看到她那个被宠成公主一样的表妹顾雅琳后,便生出了这样的情结。


几杯酒之后,姨妈适时地过来帮她解了围。她顺势出了屋子去透气,到了院子里一扭头,发现张明生也随着她出来了。


“多谢汪小姐刚才帮忙。”他走上前,又离她远远儿的。


汪琬坐到身边的一架秋千上,秋千慢悠悠地晃起来。她仰起头,用她那双狭长的眼睛打趣地看着他,“张先生你打算拿什么来谢我?光嘴上说可不行。”


张明生顿了顿说道:“我刚来这里,也不知道汪小姐需要什么。”


“东西嘛我倒是什么都不需要,不过人我倒是缺一个。”她仰着头,一双笑眯眯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他。


张明生不吭声,汪琬便用脚向后一划让秋千飞荡起来。飞起来的秋千差点打到站在前边的张明生,幸好他躲得快,不过也差一点就滑倒了。汪琬看到他那个样子,咯咯地笑了起来。


等她要故技重施的时候,飞到张明生眼前的秋千却一把被他抓住了。他弯腰探在汪琬面前,两只手分别扶住两边的绳索,使秋千和秋千上的人完全静止下来。


汪琬偏头看向他,“怎么样呢张先生?”从她口中呼出来的热气吹到他脖颈上,然后又弹回来滑过她的皮肤。


张明生半跪下来,轻轻地抓起她的脚为她脱了鞋,“本来脚就肿着,刚刚还那么用力。”


汪琬心中一颤,他还记得她上午“崴了脚”,连她自己都忘了,也很久没有人记得过她伤了还是病了。


山里湿气重,秋风一吹,汪琬的心里就蒙了一层雾。


3


汪琬的手指从上至下轻轻拂过眼前那片藏蓝,柔软而平滑的面料里包裹的是张明生挺阔的背。


“张先生觉得怎么样?”她踱步到他跟前,没看出他的表情有什么波动。这男人是定力太好,还是压根儿对女人不感兴趣?


“汪小姐觉得好就是好,毕竟付钱的人是你,理应你说了算。”张明生的目光迎向她。汪琬莞尔一笑,西装是她要赔的,然而他也没推脱就跟她出来了。


他去顾家接她的时候,姨妈恨不得送他们到山下。姨夫最近生意不顺,张家那块地皮他也没有十足的把握谈下来,他们把希望都寄托在了她身上。


想是这回因为那个姓吴的钢筋商,她和他们闹得有些厉害,前一天晚上姨妈拉着她,好话歹话对她说了一通。


“我们养了你这么多年,你不能只顾自己逍遥,你不能没有良心。”


“你这些年名声在外,如果真要走又能走到哪去?”


“金子你也穿过了,银子你也戴过了,你以为你还过得下去粗茶淡饭的生活?”


她自然是不肯再去过饥一顿饱一顿的日子,不过这种生活她也越来越厌倦。她从不遮掩她的烦闷,因而姨妈总是疑心她要逃走。


走么?她不是没想过,然而她在泥潭里待得太久,早已没了挣扎的意义,也早忘了该如何去挣扎,她只是在等着那脏兮兮的泥土将她的头顶淹没。但是,如果有人伸出一只手来要拉她呢?


“汪小姐今天很漂亮。”张明生的声音近在咫尺,汪琬这才发现她盯着他的时间有点长了。


“张先生也不错嘛!”她脸上又挂了笑。她的声音婉转,一般撒娇的时候别人听不出来她对人是真心还是假意,当然也并没有人在意过真假。


“我说真的,还是今天的风格适合汪小姐,比前几天看着好些。”他一脸真诚。


汪琬的脸却难得地红了,她今天换上了一袭黑色旗袍,脖颈和耳朵上都配了珍珠,再涂上一抹橘色的口红,整个人看上去温婉了不少。


原来,他喜欢的是这样的女人。


嫁作他人妇,洗手做羹汤,这是她母亲一生的生活,也是她母亲希望她过的生活。汪琬心底涌上一点愁,“希望”只是用来让人心里有个念想罢了。


“原来你前几天看我来着,我还以为自己从来没入过你的眼呢。”她含笑看着他,他却是扭了头,“怎么会呢?”


汪琬说道:“不会吗?我以为你讨厌我来着。”


“没讨厌。”他惜字如金,汪琬却不依不饶,“那是喜欢么?”


张明生招了招手,店员便过来帮他拿刚才试的那身衣服。一拿一递间,他们两个正好被隔开了,“书本上没写过这两个词意思是相等的吧?”


汪琬回道:“我不问书本,我问的是你的心。”


张明生隔了一会儿才回道:“汪小姐应该不缺我的这颗心惦记吧?这满城的男人不是个个想把心捧给你么?”


他的声音隔空传过来,汪琬脸上的笑就那么顿住了。她突然就觉得没意思,心里也莫名地生起一丝苦味,但蔓延在苦味之外更多的是怒气,然而她也不知道这怒气是从何而来。


她收了笑脸,转身去拿放在沙发上的手提包。刚拿起来,她就感到另一只手被人拽进了手里。她挣脱了一下,没挣脱出来。


“生气了?”张明生的手抓得更紧了一些。


她极力把心里那股莫名的情绪压回去,然后看着他问:“其实你看不起我吧?”


张明生怔了一怔,“我没有,我只是觉得你不该过这样的生活。”他望着她,向来平静的眼睛里泛起一丝焦灼。


汪琬看着他没有说话。


4


这天顾家为了顾雅琳的生日正举办着一场宴会。


院子里吵吵闹闹的,汪琬却是久久没下去。她下午睡得沉,直到被人敲门才醒来。这会儿她正对着镜子描眉,一阵儿阵儿的秋风从窗户吹进来,也把楼下的话送了进来。


“凭什么要等着她下来?她算什么东西?这是我的生日好不好?”顾大小姐的声音充满了焦躁与不甘。


汪琬看到镜子里自己的脸上挂着冷笑,她的生日又怎样?她还以为他们顾家像当年一样呼风唤雨么?这几年如果不是靠着她汪琬和楼底下那帮人周旋,她顾雅琳今天还能风风光光地当小公主?


她正气得紧,又听到她的丫头喜儿在门外催促。她打开了门正要发脾气,却看到了张明生。


看本篇故事精彩大结局,请点击下方↓↓↓【下一章】


最近关注

热点内容